赛前,曼城主帅瓜迪奥拉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谈维拉前锋格拉利什——格拉利什是一位非常棒的球员,我在之前并不认识他,只知道之前他从英冠帮助维拉升级

第二节替补对决时,勒布朗回归延续湖人的节奏,罗斯9分38秒突破霍华德再造犯规,两罚全中

如今,仍旧有声音抨击国企投资足球,包括有关方面也不断“督促”鲁能退出足球,难道悲剧还要再一次重演吗?国企投资足球有利有弊,但至少可以保证中国足球资本构成的多元化,保证中国足球的抗风险能力,毕竟国企的社会责任担当在目前来看还是私企无法比拟的

他用传球盘活了外线,而在节末最后40秒,他连续冲击篮下得手,一人连拿5分,硬是把分差缩小到只剩1分

此外,怎么样结束本赛季西甲以及欧冠赛程,欧洲杯是否推迟,也会影响夏季赛事的安排

同样,也很有道理

足协每次换届都不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而是“寻求另一条出路”,所以,自然是换一届主管领导,就换一个思路,而且,足协主管领导还会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比如一会儿“世界杯战略”,一会儿“奥运战略”,他们无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走,所以这么多年来思路变来变去,中国足球也便像无头苍蝇一样

乱政之三:迷失的技术官僚

谈阿圭罗的进球纪录——阿圭罗比亨利这样的传奇球星有着更高的进球效率,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

给中国足球最后一击的是国企退出潮:2004年年初,《足球》曾经对此进行了报道,结果被取消采访资格,但事实证明,在民企并不给力(比如实德系、健力宝系)的情况下,国企的大面积退出给了中国足球重重一击

值得一提的还有,国际冠军杯目前也不是盈利很高的赛事,这些赛事豪门获取的利益越来越高,赛事组织方却面临亏损,他们每年的投入达到1亿美元

这样,各大俱乐部将面临收入的损失

问题的关键有两点:其一,7家俱乐部中的5家也不是什么“好鸟”——实德系和健力宝系为害之烈不亚于足协的乱政

2019年12月31日,中国足协公布了2020赛季的一系列政策,当时记者给中国足协点了一个大大的赞,原因很简单:提出并列入预案,以及提出但没有列入预案的“想法”很多,其中不少可谓是“恶政”,但让人欣慰的是,中国足协最终推出的一系列政策,是比较符合俱乐部预期的,也是比较符合球迷及媒体预期的

最后1分52秒,罗斯飙进底角三分,维系着比赛悬念

围绕“奥运战略”,中国足协在2002年推出了“U21政策”,随后围绕2008奥运战略,中国足协也开始漠视国家队建设,结果连续多届亚洲区预选赛,国家队连小组赛都没有出线

罗斯半场拿到11分3助攻,第三节他直接首发出战,10分24秒接球即投飙进三分,随后又突破麦基上篮得手还制造犯规

良好的机构是,技术官僚责权利明细,是在长期目标和有效机制下工作的,如此,即便高层领导变动,整个机构的决策和运作都会很顺畅

罗斯三节拿到19分3篮板4助攻,妥妥碾压湖人一众替补,是活塞能实现反超的关键

看起来,也是有道理

不过夏季巡游除了收获出场费外,还有一大目的是推广品牌,如果有机会,还是要进行夏季巡游

必须要说的是,俱乐部也别装清高,他们同样是中国足球乱政的推动者:被足协否决的一些神奇的提案和预案,比如什么合同到期顶薪强制续约,以及现在就废除原有合同重新签订新合同等,其始作俑者都是俱乐部,有大俱乐部,有小俱乐部,有新俱乐部,有老俱乐部

这对萨内、他的经纪人和两家俱乐部来说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不过我并不了解情况

德布劳内和拉波尔特的情况——德布劳内的情况很好,拉波尔特暂时还没做好出场的准备

他们不作为,这足球的事情就真的很难搞了

这让很多从事青训的人士很纳闷:怎么就不办了呢?而在一年多前,2018年12月,足协在武汉召开了“青少年足球竞赛工作会议”,2019年1月,在深圳召开了“中国足协青训工作会议”

▲能够及时遏制诸多奇葩新政草案出台,殊为不易两个非常简单的例子:第一个例子是外援名额,2017年,时任中国足协的决策层决定中超减少外援,从此前的注册4+1、上场3+1,更改为注4上3,但仅仅3年之后,现在中国足协又恢复了外援注册和上场的限制,变成注册6报名5上场4,三年就绕了一个圈

这个会议的前身是“中国足协教练员大会”,最早在2011年举办,2016年12月和2017年12月再次举办,2018年11月更名为“中国足协技术发展大会”,当时与会人员高达500人,这是一个进行研讨和统一理念的会议,但到目前为止,这个会议没有迹象要召开

中国足协的一位人士在政策落地之后对记者感慨

虽然大家都希望在6到7月能将疫情控制住,但各国对出入境人员的控制政策会怎样的还是未知数

湖人在4分钟时间里打出15-0,活塞处境危险

疫情影响全世界,美国也无法幸免于难,现在组织欧洲豪门到美国进行比赛的公司面临巨大难题

听起来很有道理,现在增加外援,最初的动议其实也是围绕国字号,是希望通过提升联赛质量,让本土球员“国内留洋”,进而提升实力,当然后来则是为了世俱杯以及和亚足联政策接轨

比如刚才所说的,新一届足协领导班子在联赛政策上做得很不错,为什么却忘了“教练员大会”和“青训工作会议”呢?原因是,新一届足协领导班子一度没有独立的决策权,主管领导或者相关人士总会发出各种各样甚至相互矛盾的指令,中国足协决策层的内部协调机制都是混乱的,中国足球的决策机制又如何理顺?什么这会议那会议,真顾不上了,能解决联赛政策这个燃眉之急,已经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