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国刚是中国第一代击剑教练员,在其执教期间培养了中国第一个女子花剑奥运会冠军栾菊杰,为中国击剑运动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退役后,他于1975年出任江苏省击剑队教练,并率队在同年的第3届全运会上夺得3枚金牌

武磊也谈到了家人的状况:“我和我的太太现在住在一起,我有了症状之后的第二天,我的太太也出现了一些症状,然后也去医院去做了检测,也是确诊了阳性

齐达内对他一直都很信任,即使上赛季阿森西奥的表现不佳,齐达内从未对他失去信心,也没考虑将他卖掉

但是非常幸运,我们现在症状基本上都已经消失了

”武磊也透露,他的身体状态一天比一天要好,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去做第二次的复测

经历了八个月的恢复期,阿森西奥基本上复出了

这也让多名球员对此表达不满,好在视频裁判回放后提醒主裁判,实这球实在不能判罚点球,叙利亚主裁判这才改判!然而,直到比赛最后时刻,主裁判第2次给了伊朗国奥点球机会,朱辰杰在禁区1次防守动作被吹罚犯规,而慢镜头显示,这个动作在大部分比赛中都不会被吹点球,这是一次极具争议的点球判罚,最终国奥也凭借这个点球取得了胜利

眼看时间所剩不多,主裁判一次次将手指向了点球点

一旦比赛恢复,阿森西奥能够立刻投入比赛

文国刚还曾担任中国击剑协会副主席、中国击剑协会教练委员会主任、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等重要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