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进行到还剩10分钟,郭艾伦逼抢曹飞成功,一条龙直奔篮下,他全力起跳准备上演勉扣,结果忘记了后面还有飞快跟进的康宁汉姆,后者毫不客气飞身追帽,盖掉了郭少的扣篮

在今天的比赛中,球哥的表现相当出彩,光是上半场就砍下17分

比如,他曾撰文批评一些教练“高大进攻队员不用练防守”的错误理念,提出了中国女排既要有高度,也必须有速度和防守,不能“只顾网上不顾地上”

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至今他仍然关注着中国排球,有转播的比赛也会去看

第一届全运会,江苏队男排拿了第8名,女排第12名,“名次不算好,但是不到一年(的准备)能打出这样的成绩是不错的

他打下了排球“地基”上个世纪50年代,中华大地百废待兴,体育事业也同样需要从头开始

而在那个排球还并不为大众普遍熟悉的时代,要“从无到有”地拉扯起来一支队伍,难度可想而知

”“当时没有场地,是在中央体育场南面的看台底下弄了一个沙土的场地

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江苏已然是中国排球界的重镇之一,为各级国家队输送了多名教练球员

耄耋之年,他还要为排球做贡献或许是因为长年的运动生涯和积极的性格,虽然年龄已近90,如今的张然仍然是精神矍铄,思维清晰,交谈中间对答流畅

“江苏排球队正式成立是在1958年,当时是为了参加1959年的第一届全运会,因此就把我从东南大学调出来,选拔队员组建队伍

但好在,张然这一代排球奠基人的愿望,在他的弟子手下实现了

”队员张国蓉回忆,当时的住宿条件冬天冷死,夏天热死,特别难熬,“但是困难再大,我们也要打球

张然和孙晋芳

自从离开排球一线之后,张然就一直在关注中国排球的比赛和各种动态,并且长期在各大媒体上撰写关于排球的专栏文章,字里行间,都是他多年排球生涯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思考

上世纪80年代,袁伟民带领中国女排创造了世界冠军“五连冠”的辉煌,而时至今日,已经80岁的袁伟民见到张然,依然是毕恭毕敬,“他是我的启蒙恩师

此外,他也曾对运动员只重竞技训练而忽视智育与德育发展的状况提出过反对

比赛结束后,他与比利亚、波多尔斯基等人来到场边,享受球迷顶礼膜拜

他带出了中国排球的功勋在那个从艰难困苦中努力奋起的时代,中国的排球水平也只能从平地上开始攀登,张然回忆起那个时代不无怅然,“当时整个国家,1970年代前的(排球)水平都比较低,打日本韩国,都打不过

相信并且期待她们能打得很好

”当初的元老队员之一张国蓉回忆起当时的江苏女排,“1958年,我们在备战1959年的第一届全运会,当时江苏队是‘妈妈队’,6个上场队员有5个是妈妈

因为专业书籍难有销量,他还自费出书,免费赠阅,甚至在今年,他还有一本新书问世